二四六天天好彩精选资料大全
會員登錄
  • 登錄
記住用戶名 忘記密碼?
我已閱讀并接受服務條款
您好!歡迎來到青銅峽電子商務公共服務平台!
首頁  >>  正文

監管趨嚴洗牌難免 第三方支付行業要“變天”

作者:青銅峽電商平台    來源:上海金融報    2018-08-08 16:33:49

近日,央行對兩家支付公司開出罰單,引起業内廣泛關注。而在第三方支付監管趨嚴的背景下,外資機構則迎來國内支付牌照的“開閘”。業内人士認為,第三方支付行業的高增長勢頭仍将延續,但未來将進一步洗牌及優化整合。

支付行業監管趨嚴

7月30日,央行公布對卡友支付服務有限公司、付臨門支付有限公司的處罰公告,分别對其罰款2583萬元和892萬元,合計罰沒3475萬元。同時,央行要求這兩家非銀行支付機構一年内有序退出嚴重違規區域的銀行卡收單業務,并表示将繼續依據相關法律規定,持續加強支付結算市場監管,從嚴懲處支付結算違法違規行為,保障支付市場的持續、穩定和健康發展。

事實上,據《上海金融報》記者統計,今年上半年共有33家支付機構合計收到38張罰單,累計罰款金額超過4500萬元。不僅如此,監管層對于第三方支付領域牌照的管理也持續收緊。7月5日,央行公布第6批支付牌照續展結果,21家支付機構順利通過,4家不予續展。其中,除了安徽長潤支付商務有限公司是因未提交續展申請而沒能通過續展之外,北京中彙金支付服務有限公司、北京國華彙技有限公司、永超源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均因不符合《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等非銀行支付機構監管制度規定,不予續展。

另有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央行累計注銷支付牌照名單已增至33家,最新的支付牌照數量為239張。

“前幾年,央行收緊發放支付牌照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部分公司獲得牌照後,并沒積極開展業務,或者開展的相關支付業務很少。在支付牌照‘水漲船高’的勢頭下,這些公司炒賣牌照套現獲利。而央行發放牌照的主要目的是希望第三方支付能作為銀行的有效補充,這顯然與其初衷不符;另一方面,第三方支付行業、清算組織之間亂象很多,央行從2015年起開始整頓,包括規範賬戶體系、銀行卡收單費改、成立網聯并要求第三方支付‘斷直連’,再加上第三方支付備付金逐步收緊以及二維碼标準的規範,種種舉措為支付行業發展奠定基礎。”易觀支付行業高級分析師王蓬博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在這樣的前提下,央行肯定不會再發放其他牌照,把行業理順才是最關鍵問題。王蓬博進一步指出,央行加大對違規機構的懲治力度,把不做業務或做不好業務的公司的牌照收回來,有利于新牌照的放開,使支付市場能流動起來。鑒于此,未來支付機構應特别注重自身合規經營。

“未來,支付機構在合規經營上主要是實現業務回歸支付本質,不能将核心業務外包。”盈燦咨詢分析師張葉霞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代理機構、合作商戶定期開展安全評估,主動排查潛在風險,積極加以整改,甚至停止合作以防範風險。第三方支付機構也應提高合規經營認知,研讀相關政策,并接受監管機構和社會的監督。

支付牌照向外資開放

與監管趨嚴相對應的是,近期支付牌照向外資開放邁開了實質性步伐。日前,央行上海總部公示越蕃商務信息咨詢(上海)有限公司(下稱“越蕃公司”)的支付業務許可申請信息。據了解,越蕃公司主要出資人WorldFirst Asia Limited 出資人民币1億元。WorldFirst 是2004年成立于英國的一家頂級外彙金融公司,總部設于倫敦,成立之初主要從事貨币兌換,随後逐漸發展支付業務,目前主營業務包括國際彙款、外彙期權交易、國際電商平台收款及結彙等。這是近三年來,央行第一次公示新增支付牌照許可公告。如果審批通過越蕃将正式拿到支付牌照。這意味着World First有望成為第三方支付牌照重啟後,首家通過的外資支付機構。據悉,目前不少機構正在排隊申請支付牌照,其中有十幾家外資機構。

張葉霞向《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國内已具備開放外資申請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條件,主要原因一是網聯成立、備付金存繳政策建立,已梳理好國内第三方支付市場秩序;二是央行下發《中國人民銀行公告〔2018〕第7号》,提出外資機構開展支付業務規範,為外資機構申請第三方支付牌照提供了政策支持。“近幾年,國内第三方支付牌照已暫停發放。而越蕃公司獲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意味着支付牌照市場重啟。鑒于目前第三方支付競争已非常充分,技術水準較高,開放外資申請第三方支付牌照不會沖擊國内支付技術,反而有利于營造支付産業公平競争的市場環境,提升國内支付機構服務水平,有利于加快國内支付服務市場改革開放和轉型創新。”

“我國的支付市場在全球領先,不論模式、技術還是渠道方面,都不懼怕競争。”王蓬博告訴《上海金融報》記者,“如World First這種有百年金融積澱的金融服務商,無論在服務還是對金融的理解方面,都有不同的實踐經驗。監管層對外資放開,也是希望對整個支付市場有正向的引導和促進作用。”

不過,在王蓬博看來,外資進入國内市場并非一帆風順,面對用戶熟悉的支付寶、财付通等内地支付巨頭,外資支付機構的市場争奪仍面對巨大挑戰。

行業并購整合将加速

今年6月,第三方支付機構“斷直連”後,央行再一次要求第三方支付客戶備付金集中繳存比例逐步實現100%,這使得第三方支付機構徹底告别“躺着賺錢”的日子。同時,備付金利息收入的減少,對依靠備付金利息的支付機構,特别是依存度較高的預付卡類支付機構來說,面臨較大經營壓力。

“強監管對第三方支付沖擊很大,原有的賺取渠道費和利差的經營模式難以為繼,利潤隻會越來越低。”王蓬博向《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而且由于今年監管層對消費金融的整頓,以及P2P行業不斷“爆雷”,對很多支付機構影響甚大(不少支付機構的利潤點均來自這些消費金融和P2P公司),所以都在尋求上市來解決資金困境。王蓬博進一步舉例,雖然支付市場潛力很大,但其外部的可替代性強也使競争愈加激烈。如現階段就有很多金融科技類公司幫助商戶和企業做支付的改良。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資源稀缺,目前支付市場的牌照價格仍處于上升期。張葉霞告訴《上海金融報》記者,“第三方支付牌照按許可業務種類和公司規模,售價會有波動。經營地域範圍及業務範圍越廣,牌照價格越貴。根據第三方支付公司并購案例推算,互聯網支付牌照的市場價格約為4-5億元;互聯網支付+移動支付兩項經營業務牌照超過6億元;擁有互聯網支付+移動支付+銀行卡收單三項業務資質的牌照價格最高,目前交易價格普遍超過10億元。”

“天價收購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機構多是全業務布局、構建生态系統的行業巨頭。”張葉霞稱,“比如小米、恒大、美的等,異業收購目的可能是服務于集團業務發展,希望掌握更多用戶和數據;也有多年從事金融行業的實力較強企業,如東方财富等;還包括一些電商平台,如唯品會、美團點評等,通過自營支付渠道降低服務成本、構建場景優勢。”

業内人士認為,部分中小支付機構想維持規模的唯一出路就是做行業的解決方案,并基于相關場景進行深耕。“目前的支付牌照價格與前兩年相比已有松動趨勢,央行也有可能重新放開支付牌照的審批,但放開的前提是支付機構要有自身能掌握的場景,隻有這樣才能對行業和消費有正向促進作用。”王蓬博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中小支付機構選擇在場景上深耕某個行業,才有希望活下去,因為場景中加上支付,可以做很多增值服務,如了解店鋪流水、基于商戶的上下遊做供應鍊金融,還可以利用數據做用戶畫像等。但未來場景化的競争也将更激烈。”

根據易觀發布的監測報告顯示,一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交易環比增長6.99%,總交易規模達40.36萬億元人民币。其中,支付寶占據53.76%的市場份額;包含财付通、微信支付在内的騰訊金融以38.95%的市場份額位列第二;排名第三的壹錢包僅占1.33%市場份額。

張葉霞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未來支付行業仍需洗牌及優化整合。一方面,第三方支付行業高增長勢頭将延續。首先,互聯網支付增勢向好。其次,銀行卡滲透率提升利好銀行卡收單業務。第三,第三方支付機構謀求上市步伐加快。另一方面,支付行業的壟斷和集中度或将進一步提升,寡頭公司會越來越大,創新型小公司的博弈空間被擠壓得越來越小,要靠差異化競争在細分領域,如航旅、互金理财等場景取得一定的相對優勢。從上述兩方面來看,第三方支付行業的并購整合将進一步加速。


 

返回>>

熱門新聞